[转载+评] 为什么中国的甲方都不愿意为设计付出高额费用?

112

不小心对号入座了!!这还真的解释了一部分我们自己在和甲方沟通中存在的问题:

(1)我们的一线人员会一个劲地问甲方,到底你要什么样的,现在开来,甲方自己根本不知道自己具体要什么,但是他们一定会有一个朦胧的想法,一般都是“我感觉…”之类的,甲方愿意给你钱,就是因为他想不明白,所以才花钱消灾。

(2)然后最精彩的部分就来了:作为一个认真的工匠,我们于是就认认真真地揣摩甲方的心思,然后交付我们认为最好的东西,然后,很可能存在一种场景:你越是努力,距离甲方的期望越是遥远。

(3)Goto (1)

 

:end 投诉

 

【注:并非所有甲方都这样,但是出现沟通问题的项目,一般都会和这里说的原因挂上钩】

 

 

作者:Z Yuhan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9903907/answer/45995761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为一个设计师,这个问题我也曾经苦恼了很久,直到有天做了回甲方,才幡然醒悟。

我初入设计行业时,曾以极低的工资为一家小公司做过兼职。不计成本地工作,当时的方案现在回头看来也是对得起人的,可对方却一声不吭地扣掉一半工钱。

之后我在一家小有名气的公司实习时一不小心当了回甲方,才幡然醒悟。有人指责甲方种种,如果真是甲方的过错,那么设计师当甲方时情况总归好些了吧。这那次的经验告诉我,根!本!不!是!那!样!

那家公司不缺设计师,但术业有专攻,对于自己不太擅长的领域就会找外包。一次导师和我都被一套banner难住了,他试了几套我试了几套,最后还是找了设计公司。

但问题是,我们都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效果是什么!显然,如果我们知道自己想要的效果,就会自己做了,不知道才找别人做的。可我们把题目扔给对方,对方最想知道的就是我们想要的效果,于是一上来就各种问。我的导师听到后该是头大如斗,可作为甲方,怎么可能跟人家说:“我也不知道想要什么效果”,这不是告诉人家自己傻吗?于是他就说了一大堆玄之又玄的话,乍听之下字字珠玑,但对这个banner的背景情况比较了解的我一听就知道他是在凑字数。话说起来到轻松,三五分钟了事,可人家一做就是一天。我们哪有空为他人着想,既然找外包就是为了卸包袱的嘛。

第二天人家拿了两个方案来,如我所料,都不靠谱的。我们给出的要求就是不怎么靠谱,人家给出的方案又如何靠谱。反正做设计不按时间算工钱,继续拖呗,说不定拖着拖着,我们这边反倒先开窍了呢。对方一听不合格,又十分诚恳地让我们细化要求。这个时候我们已是没有了方向,而且还抱着多多尝试以激发灵感的侥幸心理,于是随便把人打发了。

又过一天,那边由于摸不清要求,索性出了五六个完全不同的风格让我们挑。可设计风格的种类不计其数,即便拿出五六种,也不可能在里面找到我们头脑中那模模糊糊的想法。我的导师这次没有敷衍,十分诚实地告诉对方全部不行,但也给不出什么建议,毕竟这几种风格根本连边都搭不上。这个时候我心中隐隐愧疚,但也无济于事。假如让我与他们交涉,我也未必沟通得更好。因为这里面最大的问题,是从开始接洽之前出现的。

那么这个在开始接洽之前就出现的问题在哪儿呢?我想了想,总结如下:

1. 首先就是态度不正。甲方找乙方做设计,并不是抱着“我们一起努力把这个问题解决了”的想法,而是想着“这个问题我弄不好,所以扔给别人吧”。更糟糕的是这个别人可能根本就没有被当成人,而是被当成一架在后台无声运作的机器。

2. 其次是不切实际。甲方企图让乙方了解自己想要的东西,而甲方自己其实都不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这种事情即便是生养父母都未必做得到,跟何况一个陌生人呢?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有个闺蜜拉着我的手说:“有一个会画画的朋友真好,这样我就可以请你把我心里想的东西画出来了!”我当时就满头黑线,心想我脑子里的东西自己都画不出来,怎么可能画出你心里想的东西来。

3. 无视对方的创造力。其实很多时候甲方对乙方在创新上并没什么期待,甲方自己掌握控制权,期盼乙方只要执行任务就好。这种管理/思维方式在很多行业表现得并不差,但在设计行业就大大有问题。甲方找乙方协商之前通常都是对最终效果已经抱有某种即模糊又抽象的期待,而这种半碗水的预估真是太危险了。由于这种期待十分模糊,而且甲方对此也未必抱有足够的信心,所以双方谈判的时候根本不方便描述。而随着乙方不断给出试探性的方案,甲方头脑里的期待不但不会消减,反而甲方会潜意识里不断地拿看到的方案与自己头脑里的概念相对比,多次对比下,执念反而越来越强。期间甲方即便找个机会十分充分地描述了自己的想法,乙方如果觉得自己有明显更好的方案,可能并不会把甲方的要求放在眼里(专业水平越高的设计师可能越容易有这种问题),或者通过自己的经验曲解了甲方的意思。

4. 不尊重专业而导致的时间、方案不算成本。水平相同的设计师,也有可能互相看不顺眼。但道不同不相为谋,不喜欢也还是可以互相尊重的。但如果甲乙两方道不同,乙方就要吃亏。不论乙方有多高的专业水平、花费了多大的时间和精力,单凭甲方的喜好乙方就可能一无所得。所以当一个颇有水平的设计师与一个毫无设计常识的老板工作时,秀才遇上兵的狗血情节总会不断上演。

看过为奴十二载的人当理解,当奴隶们遭受奴隶主的迫害时,奴隶主其实也在身份的束缚下无能为力。每个人在用道德标准评判这个社会之前,首先要解决自己眼前的困境,甲方也是如此。

——4月27日更新——

交代一下那套banner最后如何了。

在拖了三五天之后,乙方给出的方案与我们的预期相差越来越远。还好我们这边是设计师,看到对方已经很难再拿出让满意的作品,就自己重新开始捣鼓。最后我的导师按照他最初始的想法做了一套,虽然视觉上不够高大上,但好歹是当时为止最符合期待的方案了。

最令我忐忑的是,在我仔细对比了一下导师拿出的最后方案和乙方给出了那一堆方案后,发现无论从设计水平和视觉效果上,最后的那套方案远比不上乙方给出的那一堆“不合格”的方案。可惜乙方对需求背景太不了解,他的那些方案虽然很漂亮也有水平,放在那个指定的界面上、与甲方心中的初始想法比起来,是完全不搭的。

看着那些“不合格”方案,我想到了做兼职时,我出的那些自我感觉良好却没得到甲方足够认可的方案们。对甲方来说,我的设计水平有多高、视觉效果多高大上、交互设计多合理、创意有多惊艳可能都不重要。也许老板心中已经有了一个模糊的期待,但没有充分传达给我,我也没有仔细地了解。我花费了很多努力,最后却给出了不合适的作品,所以不能得到自己预期的认同。

我扯了这么多道理,好像自己看破世事一样,其实不然。我能看得清楚,只是因为旁观者清加之事后诸葛亮。这些四点问题列得容易,要解决,我还真不知如何是好。

——4月28日更新——

有些人关心乙方有没得到工钱的问题。这个问题,我在“心中隐隐愧疚”的那会儿就开始为对方担忧了。我很委婉地问了我们两家公司合作是怎么算钱的。其实两公司是长期合作关系,所以是项目积累到一定程度后一起结算的,具体怎么个结算法,我也不好细问。想必不会一分钱不给,但也不会给满了。

我想声明一下,在这件事里,我不认为甲方和乙方有任何明显的道德问题或者沟通水平不足。如果中间我找得到需要插手的地方,我一定插手了(我不是怕事而沉默)。相反,甲方由于是比较成功的设计师,比较能理解和尊重乙方的设计成果;乙方态度诚恳,设计技能也不错;而两公司因为有长期合作的关系,共事起来还是能够互相尊重的。如果把他们中的任何一个换成别人,结果很可能会更糟,而难以更好。

编辑于 2015-04-2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