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大连接和算力网络都是一个缘由

一、元宇宙

“元宇宙”一词最早见于尼尔·斯蒂芬森在1992年的科幻小说《雪崩》,是由“meta”和“universe”两个词组成,meta有“元”和“超越”的意思,universe则是宇宙。合起来就是“超越目前宇宙的一个宇宙”的意思,斯蒂芬森用这个词来描述一个基于虚拟现实的互联网后继者。小说描绘了一个平行于现实世界的虚拟数字世界,在这里,人们用数字化身来控制并相互竞争以提高自己的地位,到现在看来,描述的还是超前的未来世界。21年忽然Facebook的反华分子扎克伯格开展了元宇宙战略(Metaverse)。2021年10月28日,Facebook公司在其Connect 2021线上大会上宣布将公司更名为“Meta”,公司标志也从一个点赞的手势或一个蓝底的F,变成了有一点像“无穷”的符号。Facebook创始人兼CEO马克-扎克伯格表示,该公司正在组建一个产品团队(该团队将成为Facebook虚拟现实部门的一部分),致力于“元宇宙”的开发,“这是一个数字世界,人们可以在不同的设备之间移动,并在虚拟环境中进行交流”。“我相信元宇宙将成为移动互联网的继承者,创建这个产品团队是我们帮助构建它的下一步”。他说:“你可以把元宇宙想象为一个具体化的互联网,在那里,你不只是观看内容,而且你就身在其中 ”。“未来五年内Facebook将从主要是一家社交媒体公司过渡到一家元宇宙公司”。作为全球最大社交媒体公司,Facebook正大举投资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开发Oculus VR头盔等硬件,并致力于开发AR眼镜和腕带技术。该公司还收购了一系列VR游戏工作室,包括BigBox VR。22年3月有报道称,Facebook约有1万名员工从事虚拟现实领域的工作。

研究了一下Gartner的文章,解释的很清楚,元宇宙是一种数字化生存的全套,从身份开始,包括货币、收藏、娱乐、工作、生活、社交等等。如果在一个完整的元宇宙中,人类是分不清楚真人还是智能体的,这样最大的优势是,这类2C的企业再也不用担心人口红利消失的问题了,没有真人,智能体来凑,反正本来就有很多水军和木马。当然这种场景也是令人不安的,因为这里面没有规矩,也就是法律,每个网站(例如Facebook)设计了自己的规矩,这样的问题就比较大了。国家的界限在这其中消失了。

image

What is a Metaverse?

Gartner expects that by 2026, 25% of people will spend at least one hour a day in the Metaverse for work, shopping, education, social media and/or entertainment. But what exactly is a Metaverse?

It is a collective virtual space, created by the convergence of virtually enhanced physical and digital reality. In other words, it is device-independent and is not owned by a single vendor. It is an independent virtual economy, enabled by digital currencies and nonfungible tokens (NFTs).

A Metaverse represents a combinatorial innovation, as it requires multiple technologies and trends to function. Contributing tech capabilities include augmented reality (AR), flexible work styles, head-mounted displays (HMDs), an AR cloud, the Internet of Things (IoT), 5G,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I) and spatial technologies.

To understand the concepts of a Metaverse, think of it as the next version of the Internet, which started as individual bulletin boards and independent online destinations. Eventually these destinations became sites on a virtual shared space — similar to how a Metaverse will develop.


Why is there hype around Metaverse?

There is a lot of excitement around Metaverse, much of it driven by technology companies preemptively claiming to be Metaverse companies, or creating Metaverses to enhance or augment the digital and physical realities of people. Moreover, activities that currently take place in siloed environments will eventually take place in a single Metaverse, such as:

  • Purchasing outfits and accessories for online avatars
  • Buying digital land and constructing virtual homes
  • Participating in a virtual social experience
  • Shopping in virtual malls via immersive commerce
  • Using virtual classrooms to experience immersive learning
  • Buying digital art, collectibles and assets (NFTs)
  • Interacting with digital humans for onboarding employees, customer service, sales and other business interactions

It is expected that a Metaverse will provide persistent, decentralized, collaborative and interoperable opportunities and business models that will enable organizations to extend digital business.


如果元宇宙注定不可能覆盖全部的人群,或者全部的领域,那么一定要选择有可能获得发展的领域来开展。例如可以先建设一个菜市场,让菜农和居民来交易,也可以让菜农和居民在路边自己交易,只管收税。


二、大连接和算力网络

大连接是中国移动2016年制定的十三五战略规划中的主要内容。《中国移动“十三五”战略规划纲要》提出:“未来五年,中国移动将深入贯彻党中央和国务院的总体要求,牢固树立‘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准确把握万物互联时代特征,立足当前,布局长远,全面实施‘大连接’战略。在厚植现有用户优势的基础上,不断拓展连接广度和深度,着力做大连接规模,做优连接服务,做强连接应用,努力开拓大市场、打造大网络、夯实大能力、构建大协同,在确保发展质量的基础上持续提升连接价值,未来五年收入增速高于世界一流运营商平均水平,到2020年连接数量较2015年实现‘翻一番’, 成为数字化创新的全球领先运营商。”

可以看得出来,中国移动5年前还在考虑围绕“连接”数的增长做文章,那个时候,人口红利实际上已经放缓,新增的比例跟不上总量的规模。因此如果能够通过“物”的增长来拉动连接,不失为一种机遇,无奈物联网连接虽多,但是ARPU很低。带来了很多问题!如果那个时候技术过关,也一定会有人提出元宇宙这种增值业务,当然,这都是后话了。2016年,中国电信发布了天翼云3.0,把战略重心从C端调整到B端。现在看来,中国电信的选择是正确的,那个时候运营商在人口红利放缓的情况下,再强调C端,也不会有更多的收入增加,事实上,此后几年,移动的业务增速出现了很大的下滑。但是电信的B端发展也不那么顺利,个性化的B端业务即便有云加持,也还是个性化的。

image

中国移动2021年提出了算力网络战略,这是一个C+B融合的战略,很多人会解读算力网络为云计算,虽然核心确实是云计算(移动云,目前由中国移动苏州研发中心承建),但是内涵是C+B的融合(C含H)。在2022中国算力大会上,中国移动董事长杨杰表示,中国移动正系统描绘“发展蓝图”,开创构建算力网络。杨杰指出,在加快推进“新基建”的大背景下,国家已全面启动“东数西算”工程,布局全国一体化算力网络国家枢纽节点,推动算力资源协同发展。面对新形势新要求,中国移动明确了“世界一流信息服务科技创新公司”新定位,制定实施创世界一流“力量大厦”新战略,系统打造以5G、算力网络、智慧中台为重点的新型信息基础设施,创新构建“连接+算力+能力”新型信息服务体系。其中,算力网络是未来发展的重中之重。为此,中国移动开创性提出:打造以算为中心、网为根基,多种信息技术深度融合的算力网络,推动算力成为与水、电一样,可“一点接入、即取即用”的社会级服务。用一句话概括就是:云+网是基础,在上面发展2C、2B的业务,当然,这并不是一件好干的事情,协调发展是最难的,如果资源有限,先做什么、后做什么?这都在挑战领导层的智慧。


小结

不论是2016年的大连接、2021年的元宇宙和算力网络,其实说的都是如何应对人口红利放缓、甚至消失的时候,应该做的战略选择。其中CM在2016年选择发展连接,以物补人、以服务增值。2016年CT选择换到2B赛道。2021年FB选择营造虚拟世界,以AI补人,以虚拟世界做增值。2021年CM选择以云促增值、强化2B赛道的方式。2021年CT强调的是云改数转、云网融合,有些类似增强能力,做好服务。


相关信息:

https://3g.163.com/ba0y_x/article/GOK6G01T0552PN0M.html

扎克伯格眼中的“元宇宙”:细品Facebook改名的背后

Facebook成立新团队开发“元宇宙”

https://www.gartner.com/en/articles/what-is-a-metaverse

https://new.qq.com/omn/20220730/20220730A075BA00.html

https://www.c114.com.cn/news/117/a1149078.html

http://it.people.com.cn/n1/2016/1214/c1009-28947681.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