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亮剑》歼灭山崎大队的真实战史

没有硬仗,队伍是不会成长起来的,也不会有积累什么方法,但是前提是大战之后要总结经验教训

(1)时任决死第一纵队政委的薄一波后来回忆说:”关家垴战斗中损失固然大,但部队也打出来了,决死纵队参战的两个团后来成为战斗力最强的两个主力团。”

(2)战后第三天,彭总即带领各级指挥员仔细勘查了关家垴阵地,将日军各类工事详细绘制成图,下发各部队学习。其中一种单兵掩体之后被我军广泛应用直至70年代的对越自卫反击战,那就是大名鼎鼎的“猫耳洞”

转载于:http://www.360doc.com/content/15/0805/15/10853521_489679100.shtml

        《亮剑》中立李云龙的独立团用土工作业和投掷大量手榴弹全歼日均山崎大队的战役确有其事,不过战役规模要大得多,也是八路军抗战史上最为惨烈也最受争议的攻坚战–“关家垴血战”。

         1940年8月20日起,华北八路军各部发起了规模空前的破袭战,参战部队共105个团,史称”百团大战”。10月6日起,日军调动数万兵力开始进行报复性扫荡,10月下旬,日军36师团冈崎大队约500人,误打误撞闯进了根据地核心的八路军黄崖洞兵工厂,并将其烧毁。该兵工厂为华北敌后最大的武器弹药生产基地,是八路军的”掌上明珠”。彭德怀立即命令在附近休整的129师及决死纵队各部迅速投入战斗,决不能让冈崎大队生回老巢!经过数日接战,冈崎发现突围无望,便占领了易守难攻的关家垴,构筑防御工事死守待援。

          10月30日凌晨4时, 八路军总部发出了总攻击信号,一时枪声大作,杀声震天,八路军复仇心切,日军困兽死斗,战斗残酷异常,双方反复拼杀多次肉搏。必须承认,在这场战斗中冈崎 大队表现出了极高的技战术水平,将地形和火力的优势发挥到了极致,再加上日军飞机反复轰炸,使得八路军的伤亡不断增加。打到当天下午,八路军已经占领了关 家垴部分阵地,重创冈崎大队,但也付出了极大代价, 772团1营原本70多人的1连只剩下3人;50多人的3连只剩下指导员和2名伤员;近70人的4连只剩下10余人,战况之惨烈可见一斑。一些指战员见不少战友先后倒在了面前,怒火中烧,杀红了眼,即使负了重伤也不下火线,拼命往上冲,誓为牺牲的战友报仇。

     此时,各路日本援军已经节节逼近,关家垴周围已经四处打响了阻援战斗,情势十分危急。在这种情况下包括陈赓、刘伯承在内的很多高级将领都对是否要继续进攻产生了犹豫,为此彭德怀冒险前进到距日军工事只有500米的战壕里观察敌情后,坚决下达了尽快突入日军主阵地在敌人援军到来之前务必歼灭冈崎大队的死命令,甚至留下了”拿不下关家垴,就地撤销129师番号,杀头不论大小!”的狠话。

     彭总在关家垴阵地冒着枪林弹雨观察敌情的形象被当时《新华日报》的一位随军记者拍了下来,成为了传世经典,这就是大家在中学历史课本中所见到的那张彭总脚蹬土壁,手举望远镜的照片。

     战至31日上午,双方仍呈胶着状态,但此时129师指挥员们终于想到了一条妙计,那就是《亮剑》中独立团所用的高招–土工掘进。想出这个办法的当然不是李云龙,而是一个地位和知名度比他高得多的人,他叫邓 小 平。

         129师一面组织火力佯攻,吸引日军的注意力,一面从壕坎下面挖通了往关家垴山顶的暗道。16时整,彭德怀一声令下,各部队对关家垴发动总攻。与此同时,769团战士组织的突击队从暗道中猛冲出来,甩出大量手榴弹,阵地上的日军顿时陷入混乱之中,突击部队则趁势迅速杀了上去,双方随即展开激烈的白刃战。至此关家垴主阵地终于被突破。至31日夜,冈崎大队大部被歼,冈崎本人也被击毙。 11月1日,日军增援部队赶到,八路军主动撤出战斗,残敌60余人在援敌接应下撤走,至此,关家垴战役结束。

     是役,八路军尽起精锐,以近十倍的绝对优势兵力围攻日军一个大队,血战两昼夜,击毙其大队长以下400余人,但仍未能完全达到全歼对手的目的。八路军自身伤亡600余人,新编第十旅旅长范子侠等多名干部负伤。这一仗是胜是败,到底该不该打,一直有极大争议,在文革浩劫中更是成为彭总的一大罪状。对此战,邓小平评价到:”打仗说到底是打政治仗。有些仗看起来有便宜,但政治上不利,也不能打!有些仗,明知道很难打,伤亡大,但政治上需要打,那也非打不可!”

     彭德怀之爱兵,全军皆知,冠于诸将帅,此次之所以不计牺牲誓将冈崎大队歼灭,这背后有两重重大意义。一是日军扫荡通常以一个大队为一路,如果八路军能在硬碰 硬的条件下歼灭其中一路,敌人就不得不集中更多的兵力,扫荡的次数和范围就会减少,从而为抗日根据地军民争得更多的机动时间。更何况冈崎大队深入根据地核 心,烧毁兵工厂,如果任其离去则敌人气焰必定大涨。关家垴之战无疑达到了这一目的,给日军以极大震撼,从而基本上结束了日军小股部队随意扫荡的局面。战 后,陈赓曾说:”这次胜利告诉敌人,太行山绝非无人之境,可以由他大摇大摆、横冲直撞。”可以想象,彭德怀当时的犟劲儿,一定有些像一意孤行攻打平安县城的李云龙。

     第 二,彭总认为八路军是坚持敌后抗战的主力军、正规军,不但要会打游击,打巧仗;必要时,也得猛攻坚守,顽强拼杀,敢打硬仗、恶仗。关家垴之战很大程度上锻炼了八路军各部队,战斗中日军善于利用地形、构筑工事、合理配置火力的实例,使身经百战的八路军将领受到很多启发。战后第三天,彭总即带领各级指挥员仔细勘查了关家垴阵地,将日军各类工事详细绘制成图,下发各部队学习。其中一种单兵掩体之后被我军广泛应用直至70年代的对越自卫反击战,那就是大名鼎鼎的”猫耳洞”。

     时任决死第一纵队政委的薄一波后来回忆说:”关家垴战斗中损失固然大,但部队也打出来了,决死纵队参战的两个团后来成为战斗力最强的两个主力团。” 此时,彭总已经含冤去世十年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