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朱镕基和美国贸易团的入世谈判,很精彩,可惜学不会精髓!

十几年前朱镕基跟巴尔舍夫斯基为代表的美国贸易团的入世谈判,百看不厌,套路很深,水平很高,可惜能力不够,学不会~


一、有针锋相对的,直接揭穿对方谈判手段的:
“忽然消失,第二天早上又不辞而别,这是很不礼貌的!”
“江主席到昨天晚上12点以后还给我打电话,问人找到了没有。他是持乐观态度的,本来还打算达成协议后会见你们。你们却打电话说,巴尔舍夫斯基大使在今天早7点准备来见石部长,8点45分就要离开,10点钟的飞机。说句不好听的话,很像是一个最后通牒。”
“到现在我还莫名其妙,好像这不是谈判,是在捉迷藏。所以,我今天必须来见你,因为这是必要的!不然,我怎么向江主席交代呀?不说达得成,也不说达不成,忽然就消失了,这在政治上是严肃的吗?因此,我就想当面问问你们,你们究竟想怎么办?”
按照回忆录的记载,这两段逼问之后,巴尔舍夫斯基做了解释,说离开是跟总统通电话,在使馆等了一个晚上。
但朱镕基没给台阶下,继续堵对方:”石部长也把电话打到饭店去了,可电话打不通。坦白地讲,我们方面的谈判者认为,这是最典型的美国式的边缘战术。”
另一个谈判代表斯珀林接话说:“我11点半还在寒冷的夜里在外面散步,给在‘空军一号’上的伯杰和奥尔布赖特打电话。我非常的不高兴,我们没有得到你们的通知,不明白为什么,所以,我给奥尔布赖特打了两个电话。”
正好被朱镕基逮到话头:“那我就要抱怨你了,让奥尔布赖特给我打电话,半夜叫我起来,睡不着觉。”
然后自自然然,就有了对方向朱镕基道歉,朱镕基不计前嫌,说“既然是个误会,那我们就向前看吧”的结果。

二、有软硬兼施,威逼利诱:

“在说明我们的立场之前,是不是请我们尊贵的客人先讲一讲?但我提醒你们,你们讲得越长,我讲的越短。”
“如果能接受我们的条件,就可以达成历史性的协议,实现双赢,其他问题本着互谅互让的原则解决。能不能签字,希望明确表态。”
“我与斯珀林先生相比,平常脾气要大得多,但我没有对你们发火,可江主席也没有这个耐心了。”

三、有以苦肉计展示力量的:

“所以你们这次来,说美国作了前所未有的让步,而中国没有作出相应反应,你们就大发脾气。我提醒一点,你们不知道我们在农业上作了多大让步。我为此而受到全国人民的指责,你们知道不知道?”
“我向你们表示道歉,因为我今天凌晨才通知你们来会见,太晚了。但是我也要说明一个情况,最近两天的谈判,我跟你们一样忙,你们的发言我都得看,连斯珀林先生说的六个“不”我都知道。”

四、有不动声色既给台阶也维持立场的:

“我刚才问你们几点签字合适,不是非签不可,而是我想在你们离开中国前,请江主席会见你们。你要告诉我个时间。”

五、还有撒娇跟特别温情的一面:

“我把所有的文件都看了。昨天麦克海先生8点半见龙副部长,根据你的信,我们开会了,半夜开的,凌晨3点才结束。我睡了几个小时,你们可以算得出来。但请记住一点,我70多岁了,比你们都大得多,你们在座的比我的女儿都还年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