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锡寺头老宅一日游

IMG_20190209_142135

大约在5~8年之前,位于寺头的无锡老宅已经拆迁,老爸分到了一间房子,但是大伯家大堂哥家却因为政府的分配方案不合理(听了大堂哥的叙述,确实不合理),大堂哥和附近几家人一样,成了钉子户。对我而言,钉子户的好处是保存了老宅。昨天一家门聚餐,得知大堂哥经常还回老宅种菜,今天就和老爸一起下乡参观老宅 — 老宅距离现在无锡的家并不远,也就3~5公里的样子,不到30分钟就开到了。寺头村一共有2个姓:钱姓占大多数,杨姓少,但是杨氏当了村官!

101_6217

四只吃饱了饭叨毛的脏兮兮的鸭子:-)

101_6232

两只回来偷吃鱼的流浪猫,他们很警惕,看到人靠近就跑了

IMG_20190209_145351

两只很拽的鸡,一会儿他们就跑到前面去啄一个泡沫箱子

老宅所在的村子被一堵围墙围绕其中,这一片土地据说是要建设一个物流港,随着经济降温,估计短期内是难以成行了。除了老宅和另外几家之外,这片地方没有什么人烟了。从一根电线杆上,还能依稀看出这个村子的行政区划:青联大队,东坝村(检索了一下,目前的行政区划是江苏省无锡市惠山区堰桥镇青联村东坝)。大堂哥果然正在老宅忙乎,他是闲不住的性格,养了一大群鸡和一群鸭子,平常放养,晚上关在老宅中。结果春节前遭贼了,被人撬锁砸墙,偷走了十几只鸡和鸭,今天过去大约数了一下,还有4只鸭子,5只鸡。不过大堂哥心态很好,感觉无所谓,在这里养鸡喂鸭是个乐趣而已。大堂哥从附近饭馆要了鱼鳃鱼内脏给鸡鸭吃,不料这些美味也吸引了周围的流浪猫。整个村子都被拆迁后,大量的流浪猫没人喂养四处流浪。附近只有大堂哥一人提供食物,老宅成了流浪猫天堂。我们在的这一小会儿时间,就看到3只狸花猫在偷吃鱼,在附近的稻草中还听到小猫的叫声。堂哥介绍说多的时候有几十只猫,大猫生小猫,然后数量越来越多…

IMG_20190209_142348

这是老宅前面的那口井,我小时候喝过里面的水,现在还有水

IMG_20190209_144125

很有感觉的井,一会儿贞子就能出来吧

IMG_20190209_142740

爷爷种下的棕榈树,已经被各种藤覆盖了,这棵树在整个村子都是特立独行的存在,爷爷种下它时候,是不是也有这个想法呢?

老宅的正前方是原先村里的井,现在还有水,可用。老同志领着我绕到老宅的后面,有一棵很高的棕榈树,老同志说这是我爷爷在70年前后种下的,现在已经有十几米高了,旁边还有一棵小棕榈树,据说是种子落下生根而成。在棕榈树上看到一条干丝瓜,老爸高兴地扯下来带给堂哥。

IMG_20190209_142908

老爸拎着干丝瓜,十分开心,农民收获到庄稼都会这样吧

老宅是典型的农村户型,扩建为2层楼,大约有三进的样子,南北通透,第一进我记得是餐厅和客厅,边上有做饭灶台。然后是天井,其中有一口小水井,夏天落雨时,哗啦啦的,中间是卧室,爷爷奶奶好像睡在二楼,第三进是浴室,我记得很小的时候来过乡下,那时候没有浴缸,而是一口大锅,就在锅里洗澡。现在想想,要是水温太高,也不用起来穿衣服了上床睡觉,直接做熟了上桌!最后面是猪舍,后门出去就是这棵高大的棕榈树!

IMG_20190209_142653

给老爸和老宅后门合影,后门上方那个方孔就是爷爷奶奶最早时候的卧室气窗

那个窄小的后门依然还在,上面有一个气窗。老爸说最早的时候,爷爷奶奶就住在后门附近的二楼。由此可见,前面那几进反而是扩建出去的。我依稀记得后门出去还有一个水缸,再往后就是一个粪坑!再往后就记不得了。

IMG_20190209_142708

这是邻居家后门处的井,并不是每家每户都在后门也挖井

趁着老爸和大堂哥在热烈聊天的时候,我走前面小桥去看看河对岸。由于老爸是家中老小,而大堂哥是大伯的大儿子,因此他们的年龄差别并不太大,由于都遗传了爷爷的耳聋基因,他们叔侄二人的聊天虽然热火朝天,传递的信息量其实非常有限,甚至可能有误码的情形。

IMG_20190209_143249

今天,小桥上除了我的足迹外,只有一只鸡之前好奇地走过去,他先到桥边朝下望了望,然后就到桥的另外一侧,又望了望,然后就走了回来。我的路线几乎一样,只是多了拍照的内容。

IMG_20190209_143322

前方的小桥,更远处就是高楼大厦

image

河水很满,水面有藻类,老爸说这条河是通道运河的活水

IMG_20190209_143536

一只鸡的小桥之旅

IMG_20190209_143546

鸡走在桥边好奇向下望,然后觉得没劲又走了

无锡的农民非常勤劳,所有的荒地几乎都种下了蔬菜 — 说不定还是按照原先的分配种的菜。可以看到有青菜、萝卜、大蒜、蚕豆等等。大堂哥也种了很多菜,其中青菜就很多,还有蚕豆和萝卜等等,春节的雪可以冻死更多的害虫,让来年的收成更棒!

河边还有一棵将近百年的桑树,是邻居家种下的,由于堂哥在树边养鸡,桑树在鸡粪的催动下,长势喜人。现在农民不养蚕,桑树叶更多是一种药材 — 桑树叶熬汤,汤汁可以治疗红眼病。另外,现在小学生教育中也需要桑树叶,很多公园的桑树也因此遭了秧。好在这棵老桑树基本上已经被人淡忘,可以躲在这里安享晚年!

IMG_20190209_150135

一棵古老的桑树

IMG_20190209_143413

和老爸、大堂哥合影留念

IMG_20190209_143852

雪中的油菜花,正艳!

101_6222_副本

苦楝树的果实,外形很像桂圆,但是不能吃,有毒。老爸说小时候打碎涂在鸡窝里面,可以防治虱子和跳蚤

101_6226

南方常见的水墨画小鸟,喜欢跳着走路,速度很快,一溜烟就跑出镜头。这种小鸟和我在海边拍摄到的是同类:http://www.brofive.org/?p=1491(黑背白鹡鸰)

无锡寺头老宅一日游》有3个想法

  1. 这篇文章写得太好了。仿佛又回到小时候的外婆家。长矮桌,绳绑的小凳子,高灶台贴红纸,天井有乌龟,天井旁有狭窄小走道放农具,墙壁红色桌子有小镜子和放盒子里面木梳,木片,木片放在水里泡,外婆把头发梳的晶亮,光滑,在长红桌上的墙壁贴很大图片。跨过门槛后有白帐子床,晚上外公对外婆讲故事,后有猪圈。二三头肥猪咕噜咕噜声,还有大铁锅烧水后才冲凉,怕,怕。楼上有个小阁楼,天冷躲在里面最暖和了。吃的东西放在篮子里,高高挂在二楼木梁钉子。那是孩提回无锡过年情景。

  2. 惠幼的回忆生动,大都市上诲与农村生活条件差很远,你家桌椅是红木的。我家橙子是外公种的树做的,上面绕的稻草绳是外公用新收的稻柴(未发酵,),缟织而成。灶台高处是贴灶君神的,红对联上写的是”上天奏好事,下界保平安”。上小学后都有我写贴。外婆用的使头发光亮的”发膠”是一种特殊树木,做家俱时一刨下的簿片废料,泡水后会出粘液,使发光亮,是纯天然不伤害皮肤,且环保。年轻女人用的是自家门前种的木槿花叶子泡水洗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